这些谣言别再信啦!关于疫苗的三大误解

【本文来源:中国科学探索中心】

误解1疫苗能够预防的病大多数都已经绝种了,不需要再预防。而且大部分是小毛病,不是致命的。

二十世纪以来,各国推行疫苗计划,疫苗可以预防的疾病大部分已经很少见了,但是这些疾病仍然存在,当疫苗接种率下降时,这些疾病就会卷土重来。

儿童疫苗预防的所有疾病都是很严重的。即使有最好的医疗护理,这些疾病都可能导致并发症甚至死亡,而且大多数无法根治。


举几个例子:

麻疹(Measles)

每1000位麻疹病人中会有1-2人死亡。10%得病的人会有并发症,严重的包括失明和脑炎(encephalitis)。

2000年,美国宣布“已经消灭了麻疹”。然而,2019年,麻疹在美国全面爆发——2019年1月1日至7月18日,美国30个州确认了1,148例麻疹案例,是自1992年以来病例数最多的一年。2011年美国有107例麻疹确诊病例,医疗成本介于270万美元至530万美元之间。由此推算, 2019年的麻疹爆发会使美国损失数千万美元。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CDC) 的统计,大多数麻疹患者未接种疫苗,例如,纽约和新泽西州的麻疹暴发主要是从一些犹太社区中开始的,这些社区有大量的未接种疫苗的人群。

不仅仅是美国,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称,全球数据初步显示,与2018年同期相比,2019年前三个月报告的麻疹病例增加了300%。爆发的国家包括一些疫苗接种覆盖率很高的国家——美国,以色列,泰国和突尼斯——也是起源于这些国家未接种疫苗的人群。

别人都打了疫苗,我孩子可以不用打了?关于疫苗的六大误解

从2019年1月1日至7月18日,已在美国30个州确认了1,148例个体麻疹病例。较深的蓝色代表有确认麻疹病例的州。图片来源:CDC ;日期:7/22/2019

百日咳(Pertussis,whooping cough)

在世界范围内,估计每年有24,100,000百日咳病例和约160,700例死亡。得了百日咳但存活下来的婴儿中,每400位大约有1位会有永久性脑损伤。

中国每年报告的百日咳病例不超过10,000例,远低于其他许多国家。但是,百日咳的发病率在过去十年中从2005年的4058例增加到2015年的6744例, 涨幅高达66.20%。模型预测,2016年以后的发病率还是会继续增加[2]。百日咳还没有被完全消灭。


破伤风(Tetanus)

轻度和中度破伤风的死亡率约为6%;严重的破伤风死亡率可能高达60%。死亡的人大多是未接种过破伤风疫苗的人,或者是每10年没有接受过加强注射的人。

误解2别人都接种疫苗了,那我和我的孩子就不需要接种疫苗。

这种想法只有在周围大部分人都接种疫苗的情况下才有效。如果别人都和您一个想法,就不会有足够的人接种疫苗,疾病将迅速蔓延开来。

要解释这个问题,就要提到一个学术词汇:群体免疫力(herd protection)。群体免疫力是一种保护整个社区免受疾病侵害的手段:通过免疫社区里足够多的人,从而有效地打断疾病从一个人传染到另一个人的接力,中断感染链,从而保护少数不能接种疫苗的人群。但是,这个模式要真正起作用,社区中接种疫苗的人必须足够多。接种疫苗的人数必须高于一个最小的百分值(学术界称之为“阈值”),群体免疫才会生效。接种的社区成员越多,整个社区就越能够避免疾病的爆发。

针对不同的传染病,社区内接种疫苗的人数需要达到的阈值也不同。这主要是因为不同传染病的传播性不同:引起疾病的微生物具有不同的传染特征。有些传染病,比如麻疹和流感,比其他疾病更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设定阈值的时候,流行病/传染病学家会首先考虑一个称为“基本再生数(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的值,简称为“R0”。R0值代表在完全没有疫苗保护的社区中,一位生病的患者可以将这个病传染给几个人。R0的数值越大,防止疾病扩散要达到的免疫阈值就越高。例如,由于麻疹极具传染性并且可以通过空气传播,相对应的R0值在12到18之间,保护社区所需的免疫阈值很高,大约是95%;传染性较低的疾病,例如脊髓灰质炎 (polio) ,R0值在5到7之间,免疫阈值大约是80%~85%。

古时候由于交通不便利,村子不大而且之间还隔着老远,人类社区相对小而孤立。如果瘟疫爆发,只要能够有效地限制民众的流动性,也就不会大规模地传播开来。但是今天,快捷便利的交通将全世界的人连接成一个巨大的、互动的人类群体。疾病的传播也就更加迅速。而可以有效中断传播链的就是免疫抗病的链结。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水痘 (chicken pox) 疫苗。美国在1995年开始推广水痘疫苗,自那以后美国水痘的死亡率下降了97%。一般儿童到12-15个月大才会接种水痘疫苗,但在2004年至2007年间,美国没有婴儿死于水痘[3]。正是群体免疫力,令不到1岁的孩子——这些不能接种疫苗的最微小、最脆弱的人群——有效地避免了接触到致病病毒。

不仅仅是新生婴儿,还有好多成年人因为客观原因——例如身体状况或过敏反应等——不能接种疫苗。这类人群只能依赖群体免疫来避免感染传染病。

因此,接种疫苗不仅仅只是个人选择,而是社会责任感的体现,是对自己和周围的人都负责的行为。

另外,也有些疾病,例如破伤风,其他人是否接种疫苗对您的安全没有任何影响,因为破伤风是由名叫“破伤风梭菌(Clostridium tetani)”的细菌引起的感染。破伤风梭菌的孢子在环境中无处不在,土壤、灰尘、 唾液、粪便……都含有这种菌的孢子。不过不接种疫苗,皮肤有创口,细菌孢子就有可能进入体内发展成细菌,造成感染。破伤风是可能致命的。就像前面说过的,轻度和中度破伤风的死亡率约为6%;严重的破伤风死亡率可能高达60%。


误解3疫苗没有经过充分的安全性测试:MMR疫苗(麻风腮疫苗)会引起自闭症;疫苗中的硫柳汞(thimerosal)会引起自闭症。

正规的疫苗是安全有效的。与所有药物一样,疫苗必须经过许多步骤的审批才能获得各国卫生部的批准上市。生产商必须证明疫苗在预防疾病方面是安全有效的。而且疫苗上市以后,有关机构还会继续监测其副作用。每种疫苗都会对少数人产生一些副作用,一旦觉得不对劲就要尽快和医生联系。但严重的副作用并不多见。

MMR疫苗(麻疹、腮腺炎和风疹联合疫苗,国内称为麻风腮疫苗)不会引起自闭症。由于儿童出现自闭症迹象的年龄恰巧和接种MMR疫苗的年龄差不多,有些人就认为是接种MMR疫苗导致了这些早期的自闭倾向。

但是,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证明这个关联。关于MMR疫苗和自闭症的大部分争议起源于1998年一位叫Andrew Wakefield的英国医生发表的一篇论文,认为MMR疫苗和自闭症之间有关联。然而,该论文已经被证明造假,并被发表该论文的期刊撤回[4]。这个事件算是疫苗科研史上最大的丑闻,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这篇英国记者Brian Deer的调查报告How the case against the MMR vaccine was fixed [5],讲述了Andrew Wakefield是如何“制造”出这篇文章,随后真相又是如何被揭露出来,最终导致论文撤回的过程。Wakefield也因行为不端和学术造假而被吊销行医执照。随后世界各国的至少20多项科学研究都证实MMR疫苗与自闭症之间没有联系[6-31]。

也没有证据将任何其他疫苗与自闭症联系起来:

1、一项2014年的研究综合分析了10项研究的数据,包括5项追踪研究 (cohort study),5项病例对照研究(case-control study),囊括了125多万名儿童,作者发现自闭谱系障碍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与接种任何疫苗,MMR疫苗,硫柳汞或汞之间没有任何关联[32]。

2、另一项2013年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将321名被诊断患有各种类型自闭症的儿童和752名正常的儿童做对照比较。研究人员比较了这两组儿童在3个时期:出生到3个月,出生到7个月和出生到2年期间因为接种了疫苗而接触到的抗原蛋白和多糖的数量,最终得出结论:儿童2岁以内因为接种疫苗中而接触到的抗原蛋白和多糖并没有增加患自闭症的风险[33]。

大量的证据表明硫柳汞(thimerosal,一种疫苗中的防腐剂)与自闭症或任何其他发育障碍无关[23, 26, 31, 34-42]。除了流感疫苗(也有不含硫柳汞的流感疫苗),婴儿和儿童疫苗早就不含有硫柳汞了。即使在硫柳汞停用之后,自闭症儿童的数量仍在继续增加,也间接说明了两者之间没有联系。

近几年,患自闭症的儿童的数量似乎有所增加,这是因为现在自闭症的定义放宽了,囊括了许多过去不会被诊断为自闭症的症状较轻的儿童。


总 结

很多疾病有严重的并发症,有时甚至会致死,预防疾病发生就能避免这一切。而疫苗恰恰就是能够预防疾病的东西。这么多年来,疫苗已经预防了无数疾病,并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人类发现的第一个真正的疫苗是天花疫苗。一个世纪以前,天花是一种致命的疾病。仅在20世纪内,它就造成了全世界3亿至5亿人的死亡。正是因为天花疫苗的普及,这种疾病才最终被消灭了。目前为止,它是唯一一个被彻底消灭的疾病。如果没有天花疫苗,还会有更多的人死亡。正是因为曾经的天花疫苗普及,我们现在甚至不需要再继续接种了。

很多时候,接种疫苗不仅仅是一种个人选择,也是一份社会责任。能够接种疫苗的人都接种了,才能保护那些因为客观原因不能接种疫苗的人群。

在迩文基因即可预约香港儿童成人疫苗,现在流感疫苗已经上市,及时接种给宝宝和家人的健康加道保障。还可以预约香港韩国9价HPV疫苗,9-45岁男女可打,可支持查货验针,无需排队,即刻能打。

编辑推荐